夏日,n-buna,和荒诞的世界

第一次听到n-buna的歌是在2015年末,歌名是夜明けと蛍,就像今天诸位熟悉的拿不拿风格一样,这是一首以夏日为印象的情歌。当时感觉这是一位风格非常独特的P主。2018年,多年没有太关注V家曲的我重新又听到了已经成为ヨルシカ成员的n-buna的歌,具体来说是两首当时在youtube爆红的言って(8500万播放)和ヒッチコック(5000万播放),都是曲风轻快歌词阴暗的致郁曲。尤其是ヒッチコック(希区柯克),歌词带有浓厚的抑郁情绪和自杀倾向,简直让人怀疑n-buna是不是有过抑郁症状的体验。他在成立ヨルシカ之后的很多歌都带有这种怀疑论和自我否定的元素。对于他在ヒッチコック中提的这些问题让我有些感同身受,因为我也问过同样的问题,并不会得到任何答案的问题。

试图去寻找除了世俗以外的生存意义,这类探寻最终都导向虚无。试图去理解他人行为背后的动机和想法,到最后总会一头撞上冰冷的沉默墙壁。我们所生活的社会并无规律可循,它是一团肮脏可鄙的混沌,身处其中的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说清楚自己真正需要什么,他们倾向于不去思考这些问题,只是随波逐流沉浮于泥淖,他们的大脑不停地被商业社会所提供的短期感官刺激所充满,无暇再顾及任何其他的东西了。

这种现实,阿尔贝·加缪称之为荒诞(absurdity),他写道“一个人站在非理性面前,他感到自身内部对于快乐和真理的渴望。而荒诞就产生于这种对抗,在他的渴望和这个世界的无情的沉默之间”[1]现实是,摆在我们所有人面前的是一套约定俗成的生活轨迹,每天重复做着同样或类似的事情周而复始,如同西西佛斯的故事一般,这些事,比如绝大多数人从事的工作和我们在学校中学过的大多数知识,对于我们本身而言其实是无任何意义的,我们选择日复一日去做这些事本身就是荒诞的最好体现。同样的,受到非自我影响而产生的需求,比如来自社会和人际关系的压力同样也会产生荒诞。假如我所真正需要得到的仅仅是可以免于贫穷带来的困乏,那么我对于额外的金钱和物质的渴望就是荒诞的;假如我所真正需要的是他人对于最真实的我的社会性认可,那么一切阿谀奉承或是礼节性赞扬所带来的虚荣心和浮躁都是荒诞且无意义的;假如我所真正需要得到的是缓解不可避免,不可治愈的存在性孤独(existential loneliness),那么社会附加于亲密关系之上的其他任何要求和门槛都是荒诞的。

歌中的这种消极否定存在意义的思想在当今的日本很常见,甚至正在变得更加常见,那是长期经济下行和竞争压力之下诞生的悲观思潮。我几乎可以打包票地说,鉴于类似的社会环境和文化背景,我们的社会总有一天几乎必然会变成今日的日本这样,假如我们把今日中国社会文化中的很多元素拿去和日本70年代末80年代初比较,我们会发现太多的相似之处。演化生物学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叫趋同演化(Convergent evolution),指的是不同的物种在相似的环境中总是演化出具有相同功能的器官,即使例外论者总是认为自己的文明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所有的群体总归追随着相同的轨迹兴盛和衰落,这在自然界还是人类历史中都是不可避免的。

回归到荒诞的话题上,假如社会总有一天将会不可避免地认识到日常的荒诞性并且陷入悲观主义甚至是虚无主义,哲学为此提供了什么解决办法呢? 加缪的想法是,反抗,即使最终结果是失败,也要自由而不受束缚地奔赴无可避免的死亡(绝不顺从和接受,这意味着自杀是不可取的);探索,不放弃寻找真理,即使最终几乎注定无可避免地一无所获。用通俗地话来说,和罗曼罗兰的英雄主义(“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或者是JOJO的黄金精神有着相似的含义。如果人能以这样的心态面对他的生活,他就能得以避免被虚无主义吞噬,避免或是成为失去了底限的纵欲动物,或是成为绝望的自杀者。

附:

ヒッチコック n-buna

自译

雨の匂いに懐かしくなるのは何でなんでしょうか。

为什么我会怀念雨滴的气味?

夏が近づくと胸が騒めくのは何でなんでしょうか。

为什么夏日的到来会让我内心躁动?

人に笑われたら涙が出るのは何でなんでしょうか。

为什么被人嘲笑之后会流眼泪?

それでもいつか報われるからと思えばいいんでしょうか。」

就算这样,只要一切最终有所回报都没有关系是这样吗

さよならって言葉でこんなに胸を裂いて

听到“再见”的我的胸口像要裂开般疼痛

今もたった数瞬の夕焼けに足が止まっていた

如今我也还是会在转瞬即逝的晚霞前停下脚步

先生、人生相談です。

老师,这是关于人生的问题

この先どうなら楽ですか。

在这之后要怎样才能快乐呢?

そんなの誰もわかりはしないよなんて言われますか。

“那种事谁知道呢”你会这样说吗

ほら、苦しさなんて欲しいわけない。

你看,我怎么可能想要痛苦

何もしないで生きていたい。

我只是想要什么都不做地活下去罢了

青空だけが見たいのは我儘ですか。

只是想看着蓝天这是任性吗?

胸が痛んでも嘘がつけるのは何でなんでしょうか。

人即使感到心痛也要忍不住说谎,这是为什么呢

悪い人ばかりが得をしてるのは何でなんでしょうか。

恶人总是得偿所愿,这是为什么呢

幸せの文字が¥を含むのは何でなんでしょうか。

幸福的幸里包含着¥(元)这是为什么呢

一つ線を抜けば辛さになるのはわざとなんでしょうか。

去掉一横幸就变成了辛这是有意的吗

青春って値札が背中に貼られていて

将“青春”作为标签贴在背后

ヒッチコックみたいなサスペンスをどこか期待していた

一切就变得有如希区柯克电影那样充满悬念了

先生、どうでもいいんですよ。

老师,不管怎样我已经无所谓了

生きてるだけで痛いんですよ。

仅仅是活着已经很痛苦了

ニーチェもフロイトもこの穴の埋め方は書かないんだ。

就算是尼采和佛洛依德都没有将内心这空洞填满的方法

ただ夏の匂いに目を瞑って、

只是闻着夏天的味道闭上眼睛

雲の高さを指で描こう。

用手指描绘云朵的高度

想い出だけが見たいのは我儘ですか。」

只是这样地回忆过往是一件过分的事吗

ドラマチックに人が死ぬストーリーって売れるじゃないですか。

以戏剧性死亡的人为卖点的故事不是很畅销吗

花の散り際にすら値が付くのも嫌になりました。

(这个)连花朵凋落都要贴上标价(的社会)已经让我感到厌倦了

先生の夢は何だったんですか。

老师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大人になると忘れちゃうものなんですか。」

那是在长大成人之后就会忘掉的东西吗?

先生、人生相談です

老师,这是关于人生的问题

この先どうなら楽ですか。

在这之后要怎样才能快乐呢?

涙が人を強くするなんて全部詭弁でした。

眼泪使人变强这样的话全部都是诡辩

あぁ、この先どうでもいいわけなくて、現実だけがちらついて、

唉,并不是怎样都无所谓,只是现实太过善变

夏が遠くて。

夏天已经渐渐远去了

これでも本当にいいんですか。

但是这样真的好吗?

このまま生きてもいいんですか。

就这样活着真的没问题吗?

そんなの君にしかわからないよなんて言われますか。

“这种事只有你自己知道” 我会被这样说吗

ただ夏の匂いに目を瞑りたい。

只是想要闻着夏天的味道闭上眼睛

いつまでも風に吹かれたい。

想要一直被夏风吹拂着

青空だけが見たいのは我儘ですか。

只是想看着蓝天这是任性吗?

あなただけを知りたいのは我儘ですか

只是想要试图去理解你这是任性吗?

  1. ^“Man stands face to face with the irrational. He feels within him his longing for happiness and for a reason. The absurd is born of this confrontation between the human need and the unreasonable silence of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