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和爱情有关的

我的人生乏味而单调,然而在这不长不短的若干年里,我也的确或是不成熟地或是过于热忱地爱过一些人。

可惜的是她们中没有一个最终认为我是一个符合期望的人,往往在决绝地告别之后转身离去,而我却无法做到同等程度的潇洒。被否定价值当然会让人感到痛苦,但我并不因此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伤害,也不觉得对方的这种行为是错误的,按照通俗的认定,除去畸形的爱,一段正常的感情的结束一定不是单方面的问题。我曾有过按照公认的标准被公正地评判价值的机会,只可惜我并没有把握好自己的人生。过去曾有个女孩问我为什么要疏远她,但她不知道我其实意识到自己没办法给她稳定的生活,事实上在那之后的三年里我的人生的确进入了一场猛烈的震荡。

与此同时,我能感受到的一点是,当下爱情观和婚姻观正在一场巨大的变革中央,人类是自然界中少数的单偶制动物,由最开始的部落和封建社会普遍存在的多重配偶到一夫一妻,婚姻制度的形成不单单有演化学上基因的影响,也受社会层面上的文化影响。可以观测到的现实是,随着社会思想越来越开放和多元,传统婚姻正在逐渐解体,关于人类婚姻制度未来将走向何处,进步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各执己见,而时代中的大多数人其实都很迷茫。

在当代的适龄青年中盛行着两种互相矛盾的论点,第一派认为,爱情和婚姻本质上是一种社会契约,因此参与的双方应当摈弃幻想,将各自的物质价值放在天平上称量组合,以达到利益最大化;另一派则坚持由文艺复兴兴起的浪漫主义观点,认为人不应放弃寻找心灵契合的伴侣来弥补尘世的孤独。大多数人即使进入了一段关系,也时常会在这两派之间摇摆不定。

从我的角度来说,过去的种种经历不断积累,终于在去年下半年迎来了总爆发,我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的生物本能。人为什么要寻找配偶? 浪漫主义是终极的虚伪吗? 我到底要迎合愚蠢的社会认同多少他们才能将我看成是一个“正常人”? 有一点最终我可以确认的是,因为我自身曾经游离在主流社会之外的经历,即使有一天我能重新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我也没办法像那些没有经历过波折的人一样只是单纯地相信他人了,实在可惜。

在人的基本渴望中,性欲其实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对孤独的恐惧,那种因为自我和他者的明确界限而产生的存在性孤独,这个地球上所有的人一生中都会有意无意地与它交会,战斗,这是有自我意识的生物的宿命。现在的我并无法对于这种孤独给出很好的解决办法,往后大概也不能。但有一点我可以确认,即使人生的基调最终无可避免的是一场悲剧,我也要尽可能心态平和地不抱怨不咒骂地走下去,直到迎来属于我的最终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