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消费主义,以及文化的未来——一些想法

我们生活在一个物质化的世界里,这种物质化所导致的结果是一种混沌,或者说,不存在“正确”解释和答案的状态。随着广义政治秩序的解体,这种混沌将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愈发加剧。需要说明的是,旧有政治秩序是伴随着对单一意识形态的普遍虔信形成的,其表现为冷战期间两大阵营的对立和自我审查。而随着旧政治秩序在二十世纪末的消失,物质化和商业化的理念被作为替代品树立起来,可惜的是它们本身并不足以作为最广大民众的精神指引(又或者说,冷战意识形态作为精神指引本身是一种强制的群体思想控制),其结果就是当今社会将越来越被各种高度分化的思想和理念进一步撕裂。或许会有保守主义者认为这是“自由化的代价”,但往回看他们所怀念的“good old time”并不存在任何优势,对于社会文化趋势的nostalgia也往往是集体思想右倾的危险信号。

资本主义和自由化带来的消费主义文化注定了在往后的时代,作为道德标杆的某种概念和思想将逐渐从主流语境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以商业利益为基准创造出来的“思想商品”,这意味着一切广为流传的社会言论背后都将蕴含某种程度的商业动机。思想,文化,理念,作为纯粹精神产物的时代被思想,文化,理念作为商品或助销商品的工具 的时代所取代。

对于当时代的文化工作者和文化学者来说,不具商品价值的文化作品失去了广为流传的动机基础,想要将自己的思想和理念传达给更大范围受众的前提是作品本身的“劣化”——由纯粹的艺术降格为文化商品,这其中的取舍将是困扰作者们的难题之一。

最后,消费主义文化趋势最大的问题是它会使社会价值观整体上的虚无化,当代Nihilism诞生于人类自然地对于 社会改良广义的人类精神进步 的期望与 商业社会所呈现出的 “中产阶级式的自由保守主义(表现为自相矛盾的一系列思维,比如抨击房价的同时又会为自有房产的价值增长而窃喜)”之间的冲突。当理想主义期望与动弹不得(因为商业利益冲突而既无法向左也无法向右)的社会现实发生碰撞,犬儒文化的盛行(互联网迷因文化很大一部分就是当代犬儒主义的体现)乃至放弃追求真理的当代虚无主义的诞生也就不奇怪了。